游戏梦网 首页 游戏业界 社会热点 查看内容

发布声明或成“空包弹”,娱美德坐看盛趣游戏表演

2021-2-9 13: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37| 评论: 0|来自: 搜狐

年关将至,传奇圈又热闹起来。围绕传奇IP纠纷的各路当事人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时之间双方声明如同出膛炮弹呼啸而过,但是有些声明能够重创对手,有些则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哑弹。

 

继世纪华通就韩国法院针对《续展协议》的判决同娱美德展开一轮交锋,没有讨到便宜后。旗下子公司盛趣游戏提枪上马,火速发表声明声讨娱美德就《传奇》续约案发表的言论。但是浏览过这篇声明后,笔者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经过了耗时数年的维权纠纷,盛趣游戏此刻发出这样一篇声明,如同失忆了一般自说自话。

 

盛趣游戏的公告强调“自2001年至今,盛趣游戏一直对《传奇》游戏在中国大陆地区享有包括运营权、改编权等相关独占权。”众所周知,在2001年,今天的盛趣游戏还是盛大游戏的时候,在《传奇》进入中国,火遍中国的历程中,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一直的角色就只是《传奇》在中国大陆地区PC客户端代理,这一点在后续的各种维权事件中被反复提及。

 

然而随着《传奇》的走红,盛趣游戏显然不满足于仅仅是代理运营这样的角色,一次次在侵权边缘试探,这也引来了版权方娱美德和亚拓士的不满。在2003年,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私自开发运营了《传奇世界》,不仅沿用了《传奇》的人物设置、道具装备、和核心玩法,还发布了一则消息,声称为玩家“升区”,并借此把《传奇》中大批玩家直接迁移到了《传奇世界》中,且在迁移公告里宣布,玩家在游戏中的等级不变、工会不变、游戏玩法不变、装备不变。

 

这是很明显的IP侵权行为,并涉及利用原有游戏进行导流的情况,娱美德很快就发现了这样的动作,并在2003年的时候率先在中国进行起诉,诉讼一直持续到了2007,而在这个过程中,盛大逐渐通过股权收购,成为了亚拓士的实际控股人。在关系愈发复杂的情况下, 双方最终达成了和解,各自撤销针对对方的法律诉讼。这个案件在业内可以说人尽皆知,如果盛趣游戏在2001年一开始便拥有《传奇》的改编权,这样的纠纷就根本不会发生,围绕《传奇世界》的纠纷最终在各方利益权衡下得以暂时平息,但是盛趣游戏侵权的事实可是板上钉钉的。

 

接下来的公告内容就没有什么新意了,基本上是前两天世纪华通公告的通俗版。依旧是在强调娱美德韩国法院二审被驳回 ,娱美德主张的“新加坡仲裁”无效,宜春及上饶的禁令三个点。

 

不久前在娱美德的回应公告中有过正面回应,声明中明确说明韩国法院二审判决首先继续认定亚拓士擅自签署《续展协议》违反了善管义务,进而考虑到在韩国进行的该案诉讼被告不包括盛趣游戏,因而韩国法院认为其对《续展协议》效力作判定难以影响到盛趣游戏,认为传奇IP就《续展协议》效力争议应当在亚拓士和盛趣游戏同为被告的新加坡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的仲裁程序中寻求救济是最为合适的路径,而且韩国法院认定盛趣游戏违反了SLA协议,并认可了针对盛趣游戏和亚拓士提起禁止请求及损害赔偿请求的正当性。完全不是一句简单粗暴的“二审驳回诉求”这么简单。

 

而且通过新加坡国际仲裁商会进行仲裁可以说是韩国法院给娱美德提出的建议,新加坡仲裁结果得不到法律层面支持的言论是站不住脚的。

 

说到《传奇》授权,不论是ICC裁决还是韩国法院该案一审判决及二审判决均是支持了传奇IP的主张,认定盛趣游戏不享有《热血传奇》游戏独占改编权。此前的世纪华通和如今的盛趣游戏则都对这一结果选择性无视,一边谴责娱美德,强调宜春禁令,一边自顾自大肆给出毫无保障的所谓传奇正版授权,

 

传奇IP纠纷可以说是游戏市场维权行为的一个缩影,通过这些年的争执,我们真正希望看到的是国内游戏市场的成长,版权维护机制的健全。过往的案例确实从某个层面上促进了国内厂商版权意识的加强。然而近几番交锋,世纪华通阵营的“声明”显得有失水准,面对纠纷,双方的博弈、对峙、妥协,最终导向应该是规范和更好的发展,眼下这种“隔空对喷”却言之无物的做法,实在有些不堪。

 

面对盛趣游戏的这份声明,或许娱美德都不必做出什么正面回应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